尊敬的特約記者、通訊員:

中國建始網使用郵箱接收投稿,謝謝合作!

郵箱地址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教育科技 > 原創文學

風雨橋

2019-05-30 08:49:43 來源:中國建始網
分享
評論

文/汪啟發

在我已經走過八十的人生旅途中,最難忘的就是風雨橋。我的家鄉三里鄉洋湖溝村,過去有兩座風雨橋,是去三里壩集鎮及河水坪街上的必經之路,小學生放學回家路過風雨橋上打鬧玩耍,忘記了回家。路過這里走累了的人們,稍微休息,喝點涼水,吸點小煙,擺擺龍門陣,好不愜意。兩者我都有所感受。后來,在外工作一些年后,回家一看,風雨橋不見了,內心十分惋惜。

我曾在二姐回娘家一文中寫到,二姐回娘家要經過三座風雨橋,兩條小溪,涉水過一條大河,七彎八拐地在第三座風雨橋上,就可以看到原始森林長滿坡,吹煙滾滾林中過,再爬幾步漫陽坡,二姐就到娘家了。如今,三座風雨橋都不在了,有的建成了鋼筋水泥橋。水泥橋堅固耐用,但不擋風雨,好像失去了什么。往往走到這里,我都若有所思,留念過去的風雨橋。

昔日,在我的記憶中,風雨橋在建始境內大約不少于20座,大多分布在三里、高坪、景陽、官店。當時,三里區涼水埠二龍灣為最多。后來,因無人管理,風雨橋漏雨了無人檢修,慢慢地腐爛成三根骨頭四根柴,幾根朽木橫跨在河上,走在上面搖搖晃晃,非常危險,再后來人們干脆把它給拆了,過河只有涉水。也有被洪水沖走了的。

后來,我縣風雨橋已不多見,人們已經把它淡忘了。2006年秋天,我和當時的縣老干部局局長田治安,從官店街上經伍家河去竹園壩,路過伍家河風雨橋,感到特別親切——終于見到了你(風雨橋)。情不自盡地在橋上來回走動,舍不得離去,最后在橋頭照了張照片作為永久紀念。

這么保存完美的風雨橋,一定有它很多故事,我進行了采訪。原建的伍家河風雨橋,上世紀五十年代被洪水沖毀,1964年,當地人民又在伍家河中游(伍家坪)興建一座四孔五墩的伸臂木涼橋。石墩,木面,頂施布瓦,全長36、3米,寬4、9米,高4、8米。梁上立12扇傳統木屋架,脊檁下有仿造明代古建飾件,但大部已損壞。長廊為4柱12排,走道兩側設長凳和護欄,供行人休息觀賞。橋東西兩端以石級相連,東9極,西4級,橋正面由46根栗木分橫豎兩層迭合而成,5個石砌橋墩承著純木結構的重檐歇山式橋身,蔚為壯觀。伍家河新橋再現了古代風雨橋的特點和風姿,今保存完好。

風雨橋,不僅可以連接交通,而且可以避風避雨,因而得名,它是一種木石結構的橋。風雨橋在建筑結構上更為獨待。建橋時不用一顆鐵釘,只在柱子上鑿通無數大小不同的孔眼,以榫銜接,斜穿直套,縱橫交錯,結構極為精密,其堅固程度,不亞于鐵、石橋,可延二三百年而不損。是人們智慧的結晶

昔日的風雨橋,大多是鄉鄰們出錢出力,勞動共建的成果。眾人拾柴火焰高,人多力量大,是團結的象征。風雨橋建起以后,人們將捐款人的名字,書寫在風雨橋的頂梁上,作為紀念,流芳百世。

修橋補路,憐貧敬老,扶危救困,輕財重義,廣行方便是中華民族的美德。過去,也有人發了家以后做善事,也有單獨修建風雨橋的。曾有人把修橋補路來彌補自己的過失。

風雨橋是給秀麗山川畫龍點的金。昔日,建始縣境內很多風雨橋,以紅巖寺鎮涼水埠村為例,過去這里是:樹多、水多、風雨橋多、富人多。

樹多:解放初期,這里一片原始生態,馬尾松高大挺拔,長的像竹林一樣,在林中看不見太陽。人民公社化時將原來的涼水埠鄉,改名為三里區森林公社,這里的木材生產的鐵路枕木,沿沿不斷地運往平原,馬尾松的松香是不可多得的工業原料,給國家作了大量的貢獻。以涼水埠村為例,湖北省林業廳一位領導曾感嘆,恩施林海為平原作的貢獻,平原應為恩施反補。

水多:山上多栽樹,等于修水庫;山間一夜雨,林中萬重泉。涼水埠村水系發達,山梁縱橫,70個泉眼匯成8條小溪,和渡浪溝水系連為一體。渡浪溝水庫沒有修以前,花坪區里三淌的水經渡浪溝、汪家淌、丘桂塘注入涼水埠,涼水埠水量大增,然后經桃園村河畔溪從落水洞潛入野三河,一遇大雨勢不可擋。相傳,有一位老人在落水洞里的巖殼里釣魚,外面一場大雨洪水將巖洞封注,老人出不來,家人以為老人已被洪水走,已經不在人世,子女在家給老做后事,三天以后老人從落水洞爬了回來,家里以為是鬼怪,老人說在偏巖洞里以生魚為食,不曾餓著,家人一場虛驚。渡浪溝水庫修起蓄水后,它下面原來的河成了干河,涼水埠的客水減少了許多。

風雨橋多:涼水埠的水多,有水就有橋,每條小溪分別有木材鋪土的過橋數十座。為便于行走,涼水埠各族集資在每條小河的匯流處都修建了木橋或石拱橋。規模較大的有下漕、大壩、黃家灣三座風雨橋。大壩的靈谷風雨橋為吳氏族人所修,橋頭兩邊各有一副對聯,其一為,“千嶺遙來夾岸寺,一橋橫鎖兩溪流”上書“靈谷橋”三個大字;另一端對聯為“愿遵老人取履命,樂聽孺子濯纓歌。”橋頭立有照碑一座,記錄了吳氏家譜。“靈谷橋”是建始縣城—河水坪—洋湖溝到落水洞街的必經之路,我在落水公社工作期間,不知從這座風雨橋上路過了多少次,我已記不清了。

昔日,因為這里風景秀麗,是休養生息的好地方。吳國槙祖先,詩性大發,大門對聯是:東門樓的大門石柱上刻有,繞屋有逸興,看綠水一溪,青山四面。傳家無別業,惟薄田數畝,舊書五車。西門對聯為:門對翠巖,美玉明珠多蘊蓄。庭前丹桂,春種秋鋤好培植。

這里,過去富人多,姓吳的幾個巨富,吳國槙官大,曾任上海市市長多種要職,父親吳經明,國民黨中將。吳國宿地多,具稱有600多石稞的田地,好像曹雪芹《紅樓夢》里的賈寶玉家。他們的土地大都分布在高坪的大水田壩子,三里壩的洋湖溝和外面的保前街老溝一帶、和花坪的冷竹坪一些地方。我的老家洋湖溝,就有吳國宿家的兩座糧倉,由一個姓何的管家給他在佃農收租后,由他看管。好像“紅樓夢”里的烏進孝,每年臘月都要去涼水埠,給吳家大地主吳國宿“進貢”,土地改革時化為二地主。

解放前 “靈谷橋”的風雨橋上,只見涼水埠大戶人家人們,男人,頭載“瓜皮帽”,身著長衫馬褂的少爺先生,在風雨橋上垂鉤釣魚;娟秀美麗的小姐竊竊私語,搖風打扇擺龍門陣聊天的場境。好一幅山水秀麗的人文圖。

規模較大的風雨橋要數當年落水洞街頭的“福壽橋”,為施宜大道上的人行橋之一,為石墩臺面布瓦涼亭式結構,橋長18米,寬4、3米,高4米,中有兩排(4根)立柱代墩。該橋于清道光二十年(1844年6月14日建成)。1965年,我在落水公社工作時,曾多次路過這里。這年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,把落水洞淹了半條街,眼看洪水把老朽的風雨橋沖毀,人們紛紛落淚。還沖走一位搶險的外地青年,鄉親們為了懷念他,把他葬在風雨橋頭的虎脊埡對面的山腳下的318路旁。

還有高坪鎮小水田村,昔日的“廣福橋。”廣福橋為單檐六柱子二開,七檁兩挑,三山梁,高4、5米,寬4、8米,上施布瓦,側施欄桿寬凳,橋墩鑿石規整,油灰獎砌,廣福橋群山環抱,薄霧繚繞,山道曲回,澗水潺潺,施宜古道橫貫東西,還有北通夔巫、南達湖廣的鹽道棧口,商賈下榻,官府駐,曾被清道光《建始縣志》列為“勝跡”。傳說當初涼橋剛竣工,來了一隊迎親人馬要過橋,被修橋的匠師們攔住,要等縣大人踩橋命名后再過。正在爭執不休時,新娘從花轎中走出,向匠師們施禮后說:“取個名還不簡單,新人踩新橋,造福萬年牢。我媽屋里姓廣,婆屋里姓喬,就叫它廣福橋。”眾師傅齊聲稱好,于是做了一塊“廣福橋”的匾額懸于橋梁。新娘踩新橋的故事傳頌至今。

寫到這里,我被故事所感動,打電話訊問金廣庭同志,此橋在否。回答已換成了鋼筋水泥橋,雖然昔日的廣福橋(風雨橋)不存在,但廣福橋的地名永恒。我想,如果將昔日廣福橋“風雨橋”恢復,那將是回憶鄉愁的好所在。

還有景陽鎮粟谷壩村的玉仙橋,它坐落在萬米高峽一線天的峽谷里,(當地人稱峽里)它是生在房中人未識,我在硝洞公社工作時去過兩次,橋上的瓦已開了天窗,橋面已經腐朽,過橋非常危險,我曾動過念頭維修,當時硝洞困難,無能為力,時間不長我調離了硝洞,不知現在怎樣,如果加以修復,那是蝴蝶巖的又一景點。

風雨橋,不僅是可以供行人休息娛樂的橋。它還有豐富的文化內含。古往今來,很多文人墨客,對風雨橋為之感嘆,給它作詞吟詩,最有代表性的是:

“風雨橋的建筑風格獨具,

嶄然跨于江河湍溪。

山民們趕著牛羊通過這條木造長廊,

從愚蠻時代走向新的世紀。

它雖能遮蔽自然的風雨,

卻遮蔽不了人生的風雨。

山鄉歌謠的曲調滄涼悒郁,

訴說著村村寨寨貧困的作日。

坐于風雨橋里欣賞風雨,

站于風雨橋上撫今追昔。

它不知接納過多少歡笑簇聚,

聞聽過多少情侶的喁喁私語。”

寫盡了風雨橋展現的歷史滄桑。

可喜的是,隨旅游事業的發展,一座座美麗風雨橋展現在建始境內。紅巖鎮桃園村新建的風雨橋,屹立在被洪水沖走的老橋200米以外的三一八公路旁,它以秀麗的身姿迎接去涼水埠旅游的客人,也是當地人們休閑談天的好去處。見到它,我感嘆!落水洞昔日的風雨橋又回來了!

高坪鎮青里壩村,本來就是風景美麗的地方,新建一座風雨橋,起到了錦上添花的作用。2018年秋天縣老干部局組織老同志去青里壩參觀,見到這里的風雨橋,眼前為之一亮,連聲說,好!好!好!畫龍點眼,添了一景。

此情此境,使我產生很多聯想,在一些旅游景區,鄉村的小河、溪溝,建一些土家族風格的風雨橋。森林、小橋、流水、人家,使風景更加秀麗。也可以供人們休閑、聊天,喚起遠去的鄉愁。(編輯孫小茜)


(作者汪啟發)

  • 好文
  • 欽佩
  • 喜歡
  • 淚奔
  • 可愛
  • 思考
    最新推薦
    七星彩专家杀号澳客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