尊敬的特約記者、通訊員:

中國建始網使用郵箱接收投稿,謝謝合作!

郵箱地址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教育科技 > 原創文學

天鵝觀

2019-06-24 08:24:08 來源:中國建始網
分享
評論

文/汪啟發

近日在網上偶然看到“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建始縣三里鄉天鵝觀”一個題目,只看到標的方位,其他什么內容都沒有,我興奮不已。(同時看到的還有巴東的天鵝觀)立即去電話問三里鄉老年黨支部書記蕭桂芳,了解天鵝觀現在的模樣 。回答,它毀掉于文化大革命中 ,后來成了吳建民的責任田,現在已打成了魚塘。我感嘆,那么宏偉的建筑,是三里鄉較好的文化遺產不存在了,真可惜。你都消失了幾十年了,可你的大名還在啊!提起了我的興趣,值得把你一敘。

天鵝觀,我小時候去過一次,未進廟門,就看到兩個兇神惡殺的門神,足有一丈多高,眼珠鼓的有鴨蛋大,張著血盆大口,好像要把你吞下去,手持兩把大錘和狼牙棒,好像要打到頭上,嚇得我直哭往后退,以后我再也不敢去天鵝觀了。

三里鄉的天鵝觀,坐落于青林村石板溪的山腳下,山包像支天鵝,觀廟建在它上面,得名天鵝觀。位于三里鄉集鎮的保前街旁的坡上,它的左手邊是袁家灣,右手邊是觀溝,正前是斑竹園,現在的三里鄉老村村第五組,一條高等級公路從它腳下繞過。

當年的天鵝觀,一片原始生態。山上森林滿坡,鳥兒林中翔;山下小橋流水,(注1)人在畫中藏;一馬平川水田,耕者種田忙;風調水順年景,秋天稻谷香。

三里區的天鵝觀大名,之所以存在人間,是它的建筑宏偉,氣宇軒昂。當年燒香朝拜的信男信女絡繹不絕, 逢年過節,來燒香的人們就更多了,把泥塑各路神仙熏得黑呼呼的,好不威風。每年的正月初九,是三里壩“燈節”的第一天,傍晚,兩條紙扎的巨龍(一條火龍,一條水龍)和麒麟獅象、虎豹猿猴、蚌殼精,彩蓮船,鯉魚燈,蝦子燈,牌燈……密麻麻足有百多米長。蘭煙熏得龍頭左右搖擺,來到天鵝觀出行,在廟里繞道一周,給各路神仙拜年,讓后返回到三里街上各家各戶,龍頭進屋打過招呼,各種節目開始了,直到正月十五,節目演完,燒龍圓燈以后,燈節結束 。(注2)

“天鵝觀”成就了一些信教的門徒,在它的對面袁家灣有一位姓趙的老者,他家立有兩個堂門,一個是道教,一個是佛教,一邊供著玉皇大帝的牌位,一邊供著釋迦牟尼的牌位。哪家故了人,或有事許愿,左右開弓,都可以派上用場。他家以給別人做法事為生,日子過得到還殷實。在我的記憶中最難忘有兩處,一處三里壩上街,姓黃的一家富戶,死了一位老人,姓趙的一幫道士去做了七天“破河齋”,兒時,幾乎天天去看鑼鑼,在第六天的時候,道士在搭的臺上做法事,撒魔王耙耙,滿街的小孩去搶,把做齋推向了高潮。一般的窮人家,是做不到的,對死者開過路,或做兩三天齋就不錯了。

記得有意思的是,一天晚上,趙端公去老村黃四姐屋場,給病人驅鬼打失包袱(儺戲),夜深了回家,好事者給“趙端公”的長布衣衫后面衣角上,用線扎上一片筍殼葉,一動步后面就響,越走越響,越響越跑,端公以為是鬼,一邊跑,一邊嘴念咒語,手做法事,嚇得一身冷汗,跑回家一看,原來如此,“趙端公”哭笑不得。正是:世上無神鬼,就是人在鬧。趙端公每次回家都要在半路吹牛角暗號,表示我回來了,準備好茶水,好一文人氣派。

天鵝觀目睹了三里壩國民黨垮臺前的回光反照。特別是在抗日戰爭年月,三里壩成了避難所。1938年10月武漢失守,湖北省立第六高中遷入三里壩,帶來了文化的傳播,三里壩橫街,成了一條文化街,二面的墻上,辦起墻報,國民黨員宣傳三民主義,共產黨員宣傳共產主義,寫文章辯論。兩種信仰,爭論不休,有時還打了起來。一首首革命歌曲“義勇軍進行曲”、“黃河大合唱”到處傳唱。1945年秋天,我第一次看電影,那是街對面的操場壩里,父親打馬架背著我涉水過河去看,只見里面萬馬奔騰,霧氣滿天,沒有聲音,叫無聲電影。國民的雙十節(國慶),街道組織提燈會,放河燈,慶祝抗戰勝利,小孩高興得活蹦亂跳。國民黨開展所謂新文化運動,逢場趕集,宣傳三民主義。外地說書人也不時到來,講“安安送米”一些善書。一到夜晚,街上居民手持小凳,搶著去聽,聽得眼淚直流。河南和下江的一些逃荒的,來三里壩耍猴,打三棒鼓、“摔刀”的雜耍和各種戲劇幫子也紛至沓來,三里壩熱鬧非常。

天鵝觀還目睹了大批漢陽客商給三里壩帶來的商業繁榮。最有代表性的是劉禮記、劉勤記、王明記,他們都是布皮商。王明記是他們中間的皎皎者,每逢趕集的熱場,(注3)他用留聲機招攬顧客,人們為了聽洋戲,把商鋪擠得水泄不通,生意火爆。還有一位從漢川來的王太和,他是位土產收購技師,專門收購土特山貨。然后,他們雇請力人,把收購的山貨運出去,(主要是宜昌)把布料、鹽巴運進來,去宜昌往返一趟,須要半個多月時間,雖然艱難,但生意總算做活了。生意一活,帶來了土匪、棒老二(搶犯)的關注,三里壩的商業活躍了起來,商鋪成了土匪的搶劫目標,在那兵慌馬亂的抗日戰爭年月里,我縣的土匪搶劫事件時有發生,1943年6月,武裝匪徒搶劫三里壩鎮,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發生的一樁驚人事件,正逢三里鎮雙日集市貿易的一天,上午從“中坦坪”的“嚴家埡”方向來了20多個穿軍服,帶短槍的匪徒,將漢陽商人王明記、劉琴記、劉禮記等開的皮頭門市和一些較大的商店洗劫一空以后,滿街捉夫,為他們挑力運送搶的物資,一位姓陳的農民為逃避土匪捉夫,跑到我家躲藏,被身后追趕的匪徒開槍射擊,當時我正在床上睡午覺,子彈打穿我家板壁從我胸前橫穿而過,衣服打穿了,沒有傷著我的皮肉,全家一場虛驚。

天鵝觀還目睹了國民黨軍隊兵敗如山倒的場面。三里壩、東龍河水系,一馬平川,稻米花香,是一個屯兵的理想之地。國民黨第六戰區,陳誠在這里駐了一個團的兵力。陳誠的部隊是蔣介石的嫡系,一色的美式裝備,正規化訓練。當年街頭河對面是一個大操場,有“山羊”、“木馬”、“秋千”、“單、雙桿”跳高跳遠各種體育訓練設施齊全。由于操場宏大,馬兵時常跑馬訓練。早上六點,街對面軍鼓軍號響起,嘟嘟嘟,嗵嗵嗵,出操開始了,倒也神奇。

國民黨軍人號稱他們有鐵的紀律,但執行起來使人恐怖,令人發指。一天,一個饑餓的兵在街上吃了幾根油條設付錢,長官知道后將其肚子破開,視其懲罰,滿街一片嘩然。

國民黨帶兵的殘忍,軍心不振,開小差的逃兵累見不鮮。1948年的秋天,我在街背后黃家的窩坑田里(三中旁)拾苞谷蔸,看到一個逃兵,荒忙脫下棉軍裝,換上便衣跑了,我迅速拾起跑回家,由外婆改后,我穿上了棉衣。逃兵的“贈”送,外婆的心血,暖了我的身體。

1948年冬,國民黨大勢已去。只見從巴東野三關高坪鎮方向來的國民黨向西逃的敗兵,源源不斷地從大路槽涌來,打前站的后勤兵,前幾天就到三里壩街上號房子,下門板、搶稻草鋪床,搞得三里壩烏煙瘴氣。敗兵一到,到處拉夫,叫開差夫,為長官太太小姐挑行里,搞得雞飛狗上屋。嚇得我直往門后躲,一個國民黨兵揪著我耳朵拉出來一看,是個小孩,罵道“去你娘的”,一腳把我拋得老遠。

此時,謠言四起,說什么共產黨共產共妻,小孩子捉到要撕成兩塊,嚇得街上人全躲到山里去了。我們上街的人躲在東龍河山谷的馬白初家,把他家一坡苞谷吃完了,半個月沒有動靜,只有返回,沒有幾天。三里壩街上,家家門前放著茶水,插上小紅旗,歡迎解放軍。一槍不響,三里壩解放了,三里壩天亮了,這一天是1949年10月15日。

在我已經走過的80年旅途中,在三里壩我只生活了10年,那是苦難的10年,無娘兒求天照應,乞求天鵝觀的神仙保佑我,無濟于事。真正保佑我的是中國共產黨,我是生在舊社會,長在紅旗下。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。我與新中國?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。我寫了《在幸福中成長》一文,以示對共產黨的感恩。

三里壩,我的家鄉,生我養我的地方,人老了,容易懷舊,一幕幕鄉愁涌上心頭,只要說起三里壩,我刻骨銘心。于是寫下了一些小文,如《東龍河》、《黎明前的三里壩》、《臊大行》、《燈節》、《遙遠的楓香樹》、《二姐回娘家》、《炎陽六月天》。《火米飯》、《紅苕的品格》、《洋芋當家的歲月》、《桐子樹兒逗人愛》、《肥料的故事》、《洋湖溝的扇子,或須可以做出芋菏根的風景》……

我對故鄉三里壩,太深情了,有的小文是我含著淚花流出來的!《天鵝觀》一文,作為對以上拙文的小節吧。

如今,《天鵝觀》腳下的三里壩保前街,已是高樓林立的現代化小鎮,如果將《天鵝觀》原地修建一座文化場所,收集一些當地的歷史文物,整理一些歷史文字材料。天鵝觀,居高臨下,可以俯瞰三里壩全景,又可以在里面了解鄉土歷史,“寓教于樂”,是一個很好的鄉土歷史教育場地。使人不忘初心,永跟黨走。

2019年6月23日

注:

1、三里鎮橫街頭小河沒有改道之前,從袁家灣經天鵝觀的山腳下匯入東龍河,廟下有一美觀的石拱橋,是人們到天鵝觀的必經之路。

2、我有一小文專寫三里壩的《燈節》載2016年6月22日《建始網》旅游頻道“原創文學”欄目。

3、當年三里壩,雙日逢場,叫熱場。單日叫冷場。(編輯孫小茜)


(作者汪啟發)

  • 好文
  • 欽佩
  • 喜歡
  • 淚奔
  • 可愛
  • 思考
    最新推薦
    七星彩专家杀号澳客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