尊敬的特約記者、通訊員:

中國建始網使用郵箱接收投稿,謝謝合作!

郵箱地址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專題 > 黨建 > 省十次黨代會

解讀未來十年湖北發展戰略機遇:疊加機遇孕育“黃金十年”

2012-06-25 15:52:15 來源:湖北日報
分享
評論

核心提示:

  未來十年是湖北發展的“黃金十年”。綜觀各方面重大機遇和有利條件,今后十年乃至更長時期,應該是我們奮發有為、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,是實現湖北科學發展、跨越式發展的黃金增長期。

  如何理解并把握“黃金十年”,主動作為,贏得發展優勢、釋放發展能量、提升發展實力,加快支點建設?記者請多位權威專家進行了生動解讀。

  多重利好疊加,孕育“黃金十年”

  省社會科學院黨組書記曾成貴說,“黃金十年”在黨代會報告中首次提出,彰顯了省委戰略謀劃的大手筆,是綜觀當前各種因素作出的科學判斷。

  判斷有規律可循。

  經濟學家錢納里認為,當人均GDP為728-1456美 元 、1456-2912美 元 、2912-5460美元時,工業化分別處于初期、中期、后期階段。依此標準,去年湖北人均GDP為5300美元,處于工業化后期。美國學者諾瑟姆的“城市化進程階段性規律”理論認為,當一個地方城鎮化水平達到30%時,處于城市化加速期。去年湖北城鎮化率首次超過50%,符合這一階段性特征。進入工業化、城鎮化加速發展期的湖北,必集中呈現經濟規模快速擴張、產業快速轉型、城市快速擴張、人口快速集聚、功能快速提升的態勢和局面。

  判斷有歷史驗證。

  有專家研究發現,不少發達國家在進入工業化、城鎮化中期后,通過10年左右有效加速,實現了國民收入倍增。比如,日本在1960-1970年、新加坡在1970-1980年、韓國在1980-1990年都創造了經濟發展的“黃金十年”,實現了人均GDP的倍增,進入“高收入”國家行列。“實際人均GDP處于5300-5500美元是非常關鍵的階段。”武漢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、博導鄒薇認為,湖北目前所處的階段就類似于日本、新加坡、韓國準備啟動“黃金十年”時的水平,理應奮力推進“黃金跨越”。

  判斷有基礎支撐。

  省發改委副主任肖安民說,多年的快速發展,湖北已在區位、交通、科教、產業、生態等方面顯現出綜合優勢。得天獨厚、通江達海的交通和物流樞紐地位,承東啟西、迎南接北的產業承接優勢,發展先進制造業、現代服務業和現代農業的良好條件,在要素配置、經濟結構、市場培育等諸方面都有推動未來十年科學發展、跨越發展的實力和潛能。

  判斷有政策條件和動力源泉。

  享有實施中部崛起戰略的政策優惠,部分地區還享受西部大開發、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政策優惠,還有長江經濟帶開放開發、東湖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等一系列政策優惠,這些都將為全省又好又快發展提供有力支撐;長江中游城市集群建設進入實質性推進階段,有望形成我國新的重要增長極,將為湖北的發展開辟新的領域、拓展更加廣闊的空間。工業化、城鎮化、農業現代化加快推進,近年來大規模的固定資產投資和產業成長,將為經濟持續較快發展提供強大的推動力。特別是省第十次黨代會后,全省上下形成激情奮進、共促跨越的強大氣場,呈現出蓄勢勃發、“中氣十足”的強勁態勢等,將為發展提供持久動力。“其力已聚、其勢既成、其期必至。”省政府研究室副主任覃道明說:“眾多重大歷史機遇相互疊加、多重重大利好政策接踵而至,實現湖北發展‘黃金十年’已勢如滿弓之箭。”

  不抓住機遇,會留“千年悔恨”

  “天予不取,必受其咎;時至不迎,反遭其殃”。

  歷史的機緣、時代的呼喚、發展的期盼再次聚焦湖北,我們正面臨跨越發展的黃金時代。

  省委黨校常務副校長馬哲軍用四個“千”形容“黃金十年”的分量:千載難逢、千年等一回,不抓住就悔恨千年,會成為人民的千古罪人。

  “這是趟珍貴的‘末班車’”,他說,“趕上了就會再趕上,失去了就會再失去;發展了就會再發展,落后了就會再落后。機遇不可復制、難以再現。”

 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84歲高齡的經濟史教授周秀鸞,對湖北發展分外關注。“荊楚大地是片神奇的熱土。神奇之處在于,并不處于經濟前沿,當一些歷史機遇來臨時,卻總能抓住,乘勢而上,迅速在全國崛起。”

  周秀鸞稱,歷史上湖北有過兩次顯著的崛起,一是始于公元前7-6世紀之交的楚莊王時期;二是19-20世紀之交的十幾年間。她認為,當下湖北正迎來新一輪歷史機遇期。“千載難逢的中部崛起和沿海產業轉移,國家拉動內需戰略的驅動,湖北能否抓住機遇再次崛起,關鍵就看改革力度大不大,創新力度大不大。”周秀鸞說。她對湖北的再次崛起充滿期待、信心十足。

  省國資委主任楊澤柱表示,面對時代賦予的千鈞重任,面對千載難逢的“黃金十年”,一定要珍惜機遇、抓住機遇、用好機遇、放大機遇,心無旁騖干事業,一心一意謀發展。絕不能有絲毫懈怠,絕不能留下千古遺憾,絕不能留下歷史罵名,應該立足于“搶”,立足于“爭”。要與時間賽跑,努力把國家政策、產業轉移的“及時雨”,變成湖北發展的“好收成”;要與對手較勁,努力在新一輪競爭中搶占先機,贏得主動,率先跨越。“全國各地發展競爭激烈,這十年上去了我們就是功臣,這十年落后了我們就是罪人。”他說。

  改革創新贏得“黃金十年”

  “黃金十年”不是自然掉落的餡餅,而是必須奮力進取、奮發有為才能爭到的發展機遇期。

  覃道明說,下一個十年,湖北面臨既要做大經濟規模,又要推進發展方式轉變的雙重任務。在“黃金十年”里能否掘得真金,根本上取決于發展方式、發展路徑的選擇,其中至為重要的是經濟結構的調整升級和發展動力的優化創新。

  他說,世界經濟發展歷程表明,后發國家或地區經濟的崛起,多數并不是通過對傳統產業進行追趕實現的,而是迅速進入新技術、新產業的結果。湖北要在新的起點上打造發展的“黃金十年”,絕不能復制沿海地區上一輪靠拼土地、人力低成本和過度消耗資源、能源的發展老路,必須致力于把科教優勢轉化為自主創新優勢和核心競爭力,把戰略性新興產業作為發展支點,構建創新驅動發展的強大動力系統。在“趕”中“轉”,以“轉”促“趕”,加快經濟結構的調整升級;加速由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,重塑發展動力。

  “解放思想,黃金萬兩。”馬哲軍說,打造“黃金十年”,沒有搬來就用的條條框框。要放開思想、放開手腳干事,能從無到有、無中生有。敢闖敢試、敢于先試、敢于試錯,于新中求變,于險中求勝。

  周秀鸞舉例:1889年到1907年十幾年間,湖北奇跡般地一躍成為全國第二大工業省份和第二大港口,成為中西部地區第一大省和現代化轉型的領頭羊,是湖北歷史上罕見的崛起年代之一。此次崛起,除歷史機遇外,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,張之洞率領的湖北人敢于改革,敢于創新,敢于打破舊的、落后的條條框框,敢于嘗試新的、先進的發展道路。

(作者新聞中心)

  • 好文
  • 欽佩
  • 喜歡
  • 淚奔
  • 可愛
  • 思考
    最新推薦
    七星彩专家杀号澳客网